且敛风翼

近期blz全家桶

Carry On, Carry On

唉………Q Q

钱包去哪儿了?:

三个小段子。


孙哲平、魏琛、林敬言单人中心,友情向


因为手伤只能把之前想画的画面记下来存个档,跟《散步》在同一天,有剧情原创角色和一定私设,请注意:)



BGM: Fun - Carry On (Acoustic) 





 



3:24PM 晴





“……孙哲平前辈?”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




他从小卖铺老板娘手里接过找的钱,扭过头去看那个怯生生的年轻人。大高个儿,脸颊上点缀着雀斑,左肩上背着一个有点旧的电脑包,POLO衫整齐地塞进裤子里。


孙哲平的脑子在午后的热浪里使劲转了转,飞快地得出了结论:




一点儿印象都没。




对方见他一脸莫名,连忙补充道: “对不起,您一定不记得我……我叫王逍,以前在百花训练营待过一段……一直都很崇拜前辈。”


“哦哦,谢谢啊小王。” 孙哲平笑笑。他顺手拧开汽水瓶,低头一看,盖子里头竟然有一句歪歪扭扭的“再来一瓶”。他挑了挑眉毛。


“哟,真有缘分,等我会儿啊。” 孙哲平转头跟老板娘说了两句,不一会儿就把又一瓶汽水往王逍手里一塞。




“请你的,别客气。”


“谢谢前辈。” 年轻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收下。




天晴得可怕,放眼望去看不到云,地面温度又要高去不少。王逍背着电脑,脸被烤得有点红,不停伸手抹去鼻梁上的汗。孙哲平一屁股坐在树荫下的凳子上,狠狠灌了一口汽水。于是王逍也跟着坐下,把电脑包稳稳地搁在膝盖上。




“所以你现在干啥呢小王?” 先开口的是孙哲平。


“我在W公司,现在在一个正在策划的网游组做调试。” 


“挺好挺好。没再继续打荣耀?”


“哦,没有了……” 王逍有点尴尬地揪了揪湿透的衣领。 


“我不像他们,我实在没有那样的天分。职业选手……离我还是太远了。” 




当年王逍踌躇满志地加入百花训练营,可战绩一直不尽如人意。面对同一届加入的其他新人,他的感想只有一个——他们都太有才华了。我又怎么能达到那样的程度?接踵而来的挫折让他怀疑起最初的想法,最终也没能被战队选中,选择了退出。家里托关系给他找了个工作,他做了一年不到就感到厌倦。


现实为什么总是这么令人垂头丧气?


他偶尔也会想,是不是在努力之前,就已经放弃?是不是以自己努力的程度,根本就还没有到可以谈所谓“天赋差异”的地步?


可是逃避比起面对来说,毕竟容易了太多。




“开心就成。在网游里玩玩也不错。” 孙哲平一句话把他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王逍沉默了。


“我很怀念,但是已经不可能再回去了。”


如此决绝吗?孙哲平倒也不惊讶。




“前辈您……这些年……” 王逍小心翼翼地问,下意识地看了看孙哲平的手。


“过得很不错。” 他随意地接。


“有吃有喝有住,家人健康,今年B市蓝天指数还高了呢。”


王逍愣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包里的手机倒是突然响了。他连忙起身,跟孙哲平解释了半天是老板打来的电话。孙哲平摆摆手,一脸的不在意。




后辈在一旁接电话的时候,孙哲平就盯着汽水瓶看——包装纸上印着几颗颜色鲜艳的橘子,右下角则有一行砍死无关紧要的细小的字。


产品以实物为准。


现实不也是这样?




孙哲平爷爷家是个大大的四合院,他从小几乎每个夏天都在那里度过。B市的夏季日光狠毒却又潮湿闷热,活活的蒸桑拿。孙哲平屁大一点儿的时候,经常抢下爷爷的蒲扇,穿着跨栏背心跟短裤在胡同里穿梭,跟搬着板凳下棋的老大爷擦肩而过,一路跑着扇着直到来到胡同口的小卖部前头,踮着脚往冰柜上拍几毛钱。


小卖铺的阿姨看见他,就微笑着把汽水往他小手里一塞。


冰凉冰凉的。




后来在百花集训的时候,面对显示器后面不断袭来的高温,他跟张佳乐抱怨K市压根儿没有他小时候喜欢喝的那种汽水。张佳乐特别无语:“不就是个橘子汽水,哪个牌子不一样啊?”


“不骗你,真的特好喝。不信你下次跟我去B市那儿尝尝,不好喝我管你叫爷爷。” 


“……哎孙哲平你后面有仨——”张佳乐正忙着翻白眼,话没说完,就见对方一刻都没犹豫地出了剑,干脆利落,三人齐刷刷地倒下。


“——仨啥?” 孙哲平方才瞬间燃起火焰的双眼回归了平常,还带了点戏谑。


张佳乐空空的矿泉水瓶准确地砸到他后脑勺上。




“行行行,得了冠军我请你喝,一箱。”


“小爷爽快啊,一言为定。”




所以多年之后,孙哲平一个人坐在会诊室外头的塑料凳子上等着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这个约定。


有的人选择放手,有的人则不得不放手。


有无数个夜晚,他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断地握紧拳头再松开。他很用力,恨不得把手指都抠进肉里,可是那只不争气的左手却不听他话,止不住地抖。


房间一片黑,只有电脑屏幕还亮着,网站上在播放刚刚结束的百花比赛回放。解说的声音嗡嗡嗡地在耳畔回响,最终播放结束,电脑进入待机,屏幕一下子就暗了。


屋里陷入死寂,仿佛是被这黑暗吞噬,连同他的未来。可孙哲平的眼前偏偏就还有那么一抹光,固执地在视野里挥之不去。


那大概是方才屏幕的光亮吧,又或是某个人在场上拼杀的残影,枪火与弹药在身边炸开,视线一片白。




孙哲平把过往永远地安放在了某一个炎热的夏天。


他不可能不悲伤——他比谁都要不甘。但他,如同那个挥舞着大剑,一路斩开荆棘的狂剑士一般,如同那个还在战场上绽放光影的老搭档一般,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前进。


沉睡的猛兽,对于机会更加珍惜。


就算只有一瞬,也要好好抓住。


既然只有一瞬,那就好好抓住。


你都还没放弃,我又怎么能停下来呢?




王逍接完电话,似乎是组里临时要做些什么叫他赶紧回去,年轻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深吸一口气,把包背好。


“前辈,我先告辞了,谢谢您的汽水。”


“没事儿,汽水算啥。”孙哲平也站了起来,左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其实啊小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还没完,我可还是不甘心着,就像你一样。但是不甘心也好,悔恨也罢,既然已经回不去了,那就狠狠记住当初的那种感觉,继续上路吧。”




“好好工作,做个比荣耀还棒的游戏出来。”


他看着对方有点迷茫的脸,补了一句。




那一瞬间,王逍突然想起,自己当年的账号卡,其实就在他书桌右边第二个抽屉最底层的那个铁盒子里,整齐地跟自己的训练营录取通知书一起放着。


怎么可能忘。是啊,怎么可能忘呢?


“我会努力的。”




“走了啊小孙?不多坐一会儿。” 小卖铺的阿姨笑眯眯地说。


“不啦,今儿晚上有个比赛要看,朋友在。”


“哦?那可要加油哩。”


“哈哈,我等着他拿冠军回来请我一箱汽水呢,不对,算上通货膨胀怎么着也得三箱,阿姨到时候给打个折呗。”




他挥手道别,树上知了嘈杂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孙哲平慵懒地挠挠后脑勺,双手插兜,一个大步就迈进了胡同外的阳光里。




“真热。”





4:08PM 雷阵雨





夏季的雨深谙偷袭之道,而魏琛从来不带伞。




跟兴欣众人打牌输了,被陈果派出来买西瓜, 此刻他左右手各拎着红白道儿的塑料袋,对着渐渐被大雨吞没的小巷低低地骂了一声操。


不过魏琛也从不是向天低头那类人,他随手把袋子搁在地上,双手从领子后面一扥越过头顶,肩膀一缩就凑合把脑袋遮住了,三下两下又重新拎起了西瓜。


——以他的聪明才智,简直轻而易举。




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后边跑过来几个小年轻,吵吵嚷嚷的。




“比赛六点开始,咱先打两盘,谁最后到谁傻逼啊!” 其中一个大喊着。


“哎你别往我这溅水成吗!” 后面的一个有点生气地对旁边的那个说。


“你都湿透了差这么一点泥啊!” 对方反驳。


“别烦了网吧马上到了赶紧的。” 最后一个不满地催促。




几个人鞋踩在水里溅得泥到处都是,擦肩而过时魏琛还下意识地歪了歪身子,可对方似乎对于礼让这码事毫不知情,风一样就过去了。他咂了咂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




……不对。他才没老呢。


魏琛深深体会到一种被阴了的不爽感。


他正独自叨叨,就听见身后又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老大!!等等我呀!!”


魏琛猛地一回头,差点跟一个小男孩撞在一起。




“哎呀!!”


 那小孩抬头就冲他喊。


“哥斯拉!!!”




……啊?


这场景让魏琛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他从网吧里提溜出来一个说话似乎永远不会停的小鬼。小崽子一边挣扎还一边嚷嚷,来人呐——混混老大绑架儿童啦——叔叔阿姨快来救我——想想就好笑。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小男孩早跑没了。他在大雨里眯起眼睛想要追着他跑走的方向去看,却只能捕捉到巷子尽头拐角处的一点点残留的声音。




"跑得真快啊。" 




真快啊。




真快。




魏琛回想起好多事,比如他一直讨厌离别,可人生偏偏总给他来这么一下。




决定去蓝雨那会儿当时一起的哥们儿小弟们给他整过一个什么欢送会,大晚上的一帮人在小饭馆门口喝得烂醉,本来还说要去KTV,结果没到十二点就已经倒了一批,简直胡闹。


一个跟了他三年的小弟就这样在昏暗的路灯底下抓着他的肩膀说,琛哥您这可是要奔赴光明前程了,我刘杰敬您一杯。等到那边多联系,别忘了兄弟。




他手里其实根本没杯子,左手晃晃悠悠拿着一瓶二锅头,还没怎么端起来就整个人趴路边吐去了。那一刻魏琛觉得眼睛干涩得刺痛,有几个喝醉的家伙甚至痛哭起来,好像他们的魏老大要永远地离开似的。


魏琛特别,特别受不了这种玩意。你要单挑,群架,竞技场,怎么都行你随便来,但搞得哭哭啼啼的算什么,逼得他蹲在路边抖着腿抽完一整根才好点儿。




来到新的城市立刻投入紧张的工作,刚开始那会什么都没有,他白天弄训练晚上带着一群毛孩子跟几个小混蛋(大多数时候是特指某一个)抢BOSS,常常就是胡乱扒拉一口饭完事,更不可能有时间去跟兄弟们有太多来往。一开始的时候大伙儿还在QQ群里冒冒泡,调侃新区又出了哪个不要命的傻逼,或者一叶之秋又抢人BOSS啦,又或者问问蓝雨的新人是不是如同传说中一样靠谱。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潜起了水,最后发言时间永远停在某个过去的时刻。




很多联系,就这样断了。


时光,更是不可逆转。




又一次离开的时候,魏琛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特意提前跟方世镜说了一下希望他保密,然后挑了一个休息日的晚上走。那时候一般的小崽子们都出去耍了,宅着的也多半窝在宿舍里干这干那。他开门前最后望了望空荡荡的宿舍,房间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大了不少,跺跺脚还能听见特别明显的回声,就像是刚来时那样。




唯一没有带走的,大概就是索克萨尔了吧。




一拉开门,门口却站着喻文州,带着毫不惊讶的表情。


“魏队,要我送你吗?” 他说。


“没事儿,我这就一箱子,不多。” 魏琛摇摇头。


喻文州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没有开口。这个礼貌而少言的年轻人冲他点点头,让开了门口的位置。魏琛拎着箱子就往楼道那头走,喻文州也不说话,默默跟在他斜后面。




那段路感觉特别的长。熟悉的感觉袭来,磨磨唧唧地让他觉得快要炸了。


所以魏琛偶尔也羡慕韩文清,那家伙固执得不懂回头不懂逃,憋着一股劲儿大步流星地就向前走。以及叶秋——虽然大概是恨大于羡慕——感觉似乎永远无所谓不要紧天塌下来我也能搞定,一叶之秋挥舞着战矛所向披靡。


他不一样。


他在走下坡路。


如同这通向出口的楼梯。




走到门口的时候,魏琛终于打破了沉默。




“好好打,赢个冠军回来,我知道你们行。”


喻文州点头。


“我们会努力的。魏队,到那边也常联系。”


“嗯,常联系。”




魏琛非常使劲地,冲他挤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这在平时简直轻车熟路的猥琐流必备招数,最终竟然耗费了不少法力。


好在他还是躲过了黄少天趴在窗户上喊着“魏老大你去哪儿了你为什么不道别,你被绑架走了吗,你快回来”的场景。




退役,简直就是一场狼狈的逃亡。




雨下得不留痕迹,他只是觉得眼睛被不断冲刷着,像电影的胶片。当年大喊大叫的小鬼成了明星,和那个安静的少年一起撑起了蓝雨的天空,而他,一手一袋瓜,满脸胡茬,脖子跟脑袋缩在领子里,倒还真有那么一点哥斯拉的意思。不过他魏琛,也是得过荣耀总冠军的最终BOSS·猥琐强力哥斯拉之王。




决心重出江湖前往H市之前他想,也许他的人生里,就只剩下了那么一点点勇气。


可真是太好了。




前一阵他偶然听老家的哥们儿说起刘杰,据说他之后找到了份不错的工作,回老家娶了媳妇生了娃,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那孩子的名字叫月晖——当年刘杰账号的名字,一个总是跌跌撞撞,关键时刻能给你紧张得半天找不到敌人的刺客。


魏琛听罢笑了半天,腰都有点疼。




巷子里被雨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色。


他随意地哼起了跑调的小曲,继续踩在水坑里走着回网吧的路。




“瓜要~一口一口吃~ 路要~一步一步走~少年变老夫了哟~~你别回头……”





5:56PM 多云





"佳欣,六点的时候能帮小舅调到五台吗?我现在有点忙不过来。" 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忙碌的厨房里则传出一个声音。


"好呀,小舅要看什么?" 眼看着这一集的宫斗剧马上要结束了,小女孩乖巧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拿起了遥控器。


"一个比赛," 对方说,"有小舅以前工作时的朋友。"


"好~那我也要看!"




厨房里有点闷热。林敬言在一边挂着的毛巾上擦了擦手,左手把锅盖揭开,右手拿起汤勺轻轻地从锅里舀了一勺,清淡的香味在鼻尖散开。


"马上好,吃饭的时候一起看。"




他加快了收拾的速度,偶尔又从厨房门口侧身往外瞅几眼。今天灶出了点问题耽误了时间,不然他一定会在六点前做好晚饭。


小外甥女的父母因为出差,很不好意思地把她托付给刚退役不久一个人住的林敬言,林敬言笑呵呵地答应了。他工资一直不低,霸图的待遇更是极好,不过他也只是在偏离市中心的一个小区里买了一间并不大的房子。屋里的装修简单干净,贴了白色的墙纸,上面有淡淡的草叶纹路,一般粗枝大叶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亲戚朋友时常嘘寒问暖——怎么不买间大点的房子住?什么时候找对象?退役之后的工作问题解决了没有?林敬言脾气好,从不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他总耐心地一遍遍解释,微笑着说,没关系,只是暂时想要休息一阵子罢了。


尽管这休息,他也不知道要多久。




“观众朋友们,感谢您关注我们为大家带来的直播。今天中国队将迎来本次世界联赛小组赛的第一场……”电视里传来解说的声音。


“好了,趁热吃。”林敬言把饭菜和汤整齐地摆在桌子上,小姑娘一下从沙发上蹦下来窜上餐桌,活像只饿坏了的小松鼠。




场地内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从通道一头走出来的是中国代表队,领头的叶修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林敬言从平光镜片后面看着队员们一个个闪过,最后定格在队尾那个熟悉的背影上。




“挺精神啊。” 他不由自主地说。




那个背影他不能再熟悉了。


他们曾经无数次一起穿过比赛场地的通道,方锐大步走在前面,有时候还搓搓手跳两下。林敬言稳稳走在后,看着好搭档的背影慢慢被通道尽头的光芒和欢呼声吞没。长长的通道,一头是他们启程的地方,另一头,是战场,是未知,和明天。


可不知不觉中脚下的道路已经不再重合,两人穿着不同的战服,看着昔日的搭档站在对面,向彼此伸出了手。而故事的最后,他独自一人,听着空旷的通道里回荡着的脚步声,走向了另一头。


在那里等着他的,依旧是未知的明天,可这一次,是真的不一样了。




走出场馆的时候他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和五颜六色的灯牌,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林敬言不止一次幻想过这场景,也体验过这无奈,真切又残酷。道别大概是迟早的事。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就算早已狠狠下定决心,就算稳重如他早已计划好了许多的然后,也会有万千感慨吧。


林敬言站在路边良久,几辆原本想拉客的黑车看他全然没有走的意思,纷纷开走了。手机就在这时微微振动了几下,他从兜里拿出来一看,有一条新信息。


——是老路。


短信也只有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加油”。


他想起了呼啸的最初,以及那个多年来一直扛着旗子站在看台上的老朋友。这也是多年以来老路跟他说过的次数最多的话。比赛前,比赛后,不论输赢,不论表现。身边的队友来了又去,却只有这老路,一场不落,稳稳地在那儿,他自己就像是一面旗帜。


岁月像河流,悄无声息地淌着。此时的老路,大概也在老家的什么地方看着比赛吧?




“咦小舅小舅你快看,哈利波特!”外甥女抓着他卷起的袖子使劲儿拽。现场的实时投影正在逐一展示中国队的角色,她指着一个骑在扫把上的角色说。


“那……那个是魔道学者啦。”


“那这个为什么拿着砖头呀?凶巴巴的。”


“呃……这个是流……街头霸王。” 


“哦……那小舅你以前是什么呀?”




林敬言顿了一下。


“……我……也是,街头霸王。”




小姑娘呆呆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小舅是街头霸王!妈妈一直都说你应该去小学教书!”


这话一出,林敬言也被逗乐了。不管怎么说她也大概不会相信自己的小舅曾经还是联盟第一的“街头霸王”吧。


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笑过了。




第九赛季决赛之后回去的路上,坐在第一排的霸图老板提议大家改天早上一起到海边走走,放松精神,重整士气。张新杰首先点了头,表示清晨的海边适合锻炼。其他人也都没反对,尽管有点累,但也急需调整一下情绪。于是最后所有人的目光一致落在一直没说话的韩文清身上,霸图队长眼睛都没眨,只是说了句“后天早上六点一刻,楼下集合”。


那片海滩不是旅游热点,自然比较僻静,大清早也没什么人。原本因为早起而昏昏欲睡的队员们踩着沙子吹着海风,突然精神了起来。


“大海啊!你全是水”有人吟诗一句。


“大海啊!给我一个女朋友!”接的人明显不给面子。


“快看快看有螃蟹!”不知谁偷偷摸摸跑到礁石背面去了。


“哎呀它钳我啊!!”不一会儿就听见一声惨叫。


“哈哈哈哈……”




“明年,我们还会再来的!”


一个年轻点的队员,突然鼓起勇气,冲着一片静默的大海喊。




“对,一如既往!”很快就有人加入。


“霸图,一如既往!”许多人一起喊着。


“明年再来!”




几个老将站在一旁,谁都没说话。


还有多少个明年呢?林敬言心里有数。


可望着清晨纯净得没有杂质的天空,他却又充满了希望。


未来,我们总有未来——就算那条路已不是我们在走。




队员们打闹的声音传入耳朵,不知哪几个比较顽皮的,抬起他们的队友就准备往海里扔,立刻被张新杰严肃地阻止了。他一转头发现张佳乐不在旁边,原来早就高声呼喊着加入了抓螃蟹的队伍,就连韩文清的表情都少有地带点温和。


海边的晴天,就这样刻在了脑海里。




“这个游戏看起来真的好有趣呀,有好多好玩的角色!”小外甥女显然被绚丽的投影效果和逼真的角色技能展示深深吸引了。


——以及,好多志同道合的人。


他看着场上一个个人,曾是对手,更是朋友。能够出现在彼此的人生里,哪怕只是一小段,也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无数个春夏秋冬堆砌出来的回忆,沉甸甸的仿佛能压垮谁。但他明白这不能再简单了。




“这个啊,叫荣耀,是一个特别好玩的游戏。”


林敬言笑着说。





6:14PM 晴





场馆周围的灯光暗了下去,紧接着一束强光打在了场地中央。


首场对战的选手们起身,手握账号卡,朝着那束光走去。




荣耀,荣耀。




他们永远记得那种感觉。




比赛,开始——




END





歌词:


Well I woke up to the sound of silence
The cars were cutting like knives in a fist fight

And I found you with a bottle of wine
Your head in the curtains
and heart like the fourth of July

You swore and said, we are not
We are not shining stars
This I know, I never said we are
Though I've never been through hell like that
I've closed enough windows
to know you can never look back

If you're lost and alone
Or you're sinking like a stone
Carry on
May your past be the sound
Of your feet upon the ground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So I met up with some friends at the edge of the night
At a bar off 75
And we talked and talked about how our parents will die
All our neighbors and wives

But I'd like to think I can cheat it all
To make up for the times I've been cheated on
And it's nice to know when I was left for dead
I was found and now I don't roam these streets
I am not the ghost you want of me
If you're lost and alone
Or you're sinking like a stone
Carry on
May your past be the sound
Of your feet upon the ground
Carry on

Woah
My head is on fire but my legs are fine
After all they are mine
Lay your clothes down on the floor
Close the door, hold the phone, show me how
No one's ever gonna stop us now

Cause we are
We are shining stars
We are invincible
We are who we are
On our darkest day
When we're miles away
So we'll come
We will find our way home
If you're lost and alone
Or you're sinking like a stone
Carry on
May your past be the sound
Of your feet upon the ground
Carry on





 @一碗焗饭 谢谢焗饭当时跟我讨论剧情以及老林的最后一句><

评论
热度(211)
  1. 墨雪暂停更新 转载了此文字

© 且敛风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