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敛风翼

近期blz全家桶

[全职|双花]老规矩

唔哇wwwwwww

又双叒叕:

        高考作文题脑洞(。今年题目出的太有爱了根本把持不住_(:3




      1.


 


      “不许吧唧嘴儿,不许叉着腿儿,不许斜楞眼儿,不许罗着锅儿,不许撸袖管儿,不许挽裤腿儿,不许嘬牙花儿,不许抖落腿儿,不许当众咋呼,不许说瞎话儿,不许咬筷子,不许壶嘴儿对着人,不许乱挑盘儿,不许敲碗筷儿,不许反手倒茶,不许压人肩,回家打招呼,出门说一声儿……”


 


       张佳乐满首都机场大厅乱窜的时候嘴里也一刻不停地碎碎念着,看到孙哲平拽得二五八万大爷似的冲他招手,拉着行李一路小跑过去,劈头盖脸一句“大孙大孙咋(ză)呼是什么意思啊?”


 


       孙哲平显然没想到张佳乐有这么特别的打招呼技巧,一下被他唬住了,“你说什么?”


 


       “咋(ză)呼啊,不是你们北京话这么说吗。”张佳乐兴冲冲地掏出手机:“你看,北京老规矩:不许当众咋(ză)呼。什么意思啊?”


 


       北京人神色古怪地浏览了好奇的南方小伙伴保存下来的网页。文章标题俨然写着:《北京老规矩,快失传了,给孩子存下,被疯狂转发3000万次》。


 


       这都什么玩意儿,孙哲平被娱乐到了。“我说乐乐啊,”他一手接过行李,一手大包大揽上张佳乐的肩膀,“那字儿念炸,就爆炸的炸的读音,咋呼,说的就你这种人……”


 


       话音未落,张佳乐连忙无比紧张的把孙哲平的胳膊从肩膀上甩了下来,一脸骇然:“大孙!你不许压人肩!”手指分明指着《北京老规矩》某行某几个字。


 


       孙哲平顿时脸黑如锅底。


 


       2.


 


       孙哲平家门口那条街上一家老北京炸酱面红红火火了十几年,原本只有个小门面,后来鲸鱼蚕食一般昂首挺胸大踏步向前走,把一条街的店铺都收归门下。店小二吆五喝六一句“来了您呐”,配着碗筷声、饮酒声、食客肆意交谈声,呼噜呼噜一碗炸酱面下肚那种感觉,直跟虐杀一叶之秋一样令他通体舒畅。


 


       但是生平第一次,吃着炸酱面的孙哲平感到了绝望。


 


       “大孙!不许撸袖管……儿!”张佳乐始终没能掌握儿化音技能,不过他坚持认为既来之就要入乡随俗,积极地跟着网上的视频教程学了半个月,一句话恨不得字字都在后面加个蹩脚的翘舌。


 


       这日子没法过了。孙哲平暴躁得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分分钟却又贱贱的觉得,嘿,这小子学着自家口音管着自己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


 


       他看着低头用与自己如出一辙的动作呼噜呼噜往嘴里扒着面条的张佳乐,脖颈上方毛躁的小辫子一翘一翘地,都挠得他心里痒痒的。


 


       有一个月没见了。时值夏休期,命里有风如孙哲平也不得不卷铺盖回老家陪着父母柴米油盐。那边厢的云南土著却是穷极无聊,某个繁星闪闪的夏夜,听取蛙声一片的张佳乐突发奇想给孙哲平发了一条短信:我上北京找你玩吧。


 


       发送时间为夜里两点。张佳乐认为此举既能打发无聊时间,又能旅游一下北京城,顺便还能去孙哲平那蹭吃蹭喝,一举多得。他觉得自己真是机智过人,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结果害惨了被尿憋醒恰巧看了一眼手机的孙哲平——这位大爷一下睡意全无。手机屏幕映得他眼中闪着荧荧的绿光,像一头欲求不满的狼。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张佳乐穿着他的睡衣睡在他的床上口水流在他的枕头上,立刻更加欲求不满了。


 


       现实却像脱了缰的野狗撒着欢儿跑离了孙哲平的想象。在他的意淫之中,他家乐乐来北京之后,俩人应该遛遛弯儿、吃吃串儿、打打荣耀,顺利的话再往床上一带——孙哲平便迎来了人生大和谐,从此完美地打上happy end的标签。结果张佳乐简直精力旺盛到不像话,来之前做足了功课,拖着孙哲平到处逛吃逛喝,边边角角犄角旮旯统统不放过。每每一天下来俩人累成一滩泥甩到床上,话都懒得说,更别提做什么床上运动了。


 


       孙哲平越想越郁卒,斟酌着刚要开口,便见那位从海碗中抬起头,笑盈盈地说:“哎,大孙,你陪我去天安门儿看降旗吧。”


 


       ——这日子真没法过了。孙哲平再一次感到了绝望。


 


       3.


 


       天安门离孙哲平家并不远,他于是跟附近的发小儿打了个招呼,借了两辆嘎吱作响的自行车。两人沿着木樨地一路骑上长安街,两旁霓虹灯亮着旖旎的粉紫色。


 


       “乐乐,”孙哲平表情沉痛,语气沉重,“我们北京人说天安门的时候是不加儿化音的。”


 


       “天安门,门,”张佳乐从善如流,随即又一脸鄙夷地冲孙哲平喊:“大孙我说你真是北京人吗,连雍和宫都没去过。”他操纵着车把凑近了孙哲平一些,“你还老压人肩儿,撸袖管儿,叉着腿儿……”


 


       孙哲平都懒得跟他生气了。“压人肩,不是肩儿。”


 


       一而再再而三被打击学习热情,张佳乐终于不说话了。他猛然大力骑了起来,一下把孙哲平落了老远。


 


       孙哲平目瞪口呆。这都几岁了,跟人较劲的方式也太低龄了一点吧?想想让张佳乐一个人乱跑丢了也不是个事儿,翻了个白眼便跟了上去。


 


       晚高峰时长安街上车流如便秘,两人瞬间爆发出的车速绝对羡煞一众司机。张佳乐骑着车还不时回头看一眼,对着孙哲平做一个嘲讽的鬼脸。蠢毙了,孙哲平想,可又可爱极了。他脑补着自己努力骑车追媳妇的场面,嘿嘿笑成了一朵菊花。


 


       对两个电子竞技选手的体力能有什么期待呢。前后连十分钟都没有,两人便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互相推搡着从车上爬了下来。


 


       “大孙……大孙,你看天安门!”张佳乐振臂高呼,“毛主席我爱您!”


 


       孙哲平掩面心说真他妈丢人。


 


       天安门降旗的时间与日落精确到分秒,卫兵踢着干净利落脆的正步,影子被霞光拉长搓扁也笔直平行。假期里看降旗的人有点多,推推搡搡的,国旗缓缓下落时却奇迹般安静。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侧脸,柔光使他的鼻唇线条有些发虚,睫毛疏密有致,挡不住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


 


       张佳乐很开心。孙哲平笃定地想,于是他自己也开心起来。他眯着眼看着夕阳收敛起最后一丝光芒跳到地平线以下,第一次觉得来天安门跟人挤着看看降旗也没什么不好。


 


       他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一秒钟。张佳乐依依不舍的看着卫兵收起国旗,一转头就对着孙哲平怪叫起来:“大孙!不许斜楞眼儿!”


 


       4.


 


       嘎吱嘎吱骑回家两人又累成一滩泥。孙哲平迷迷糊糊还没来得及跟周公把酒言欢,就又被张佳乐大呼小叫着吵了起来。张佳乐跪在床上,居高临下地揪着孙哲平的头发,“回家打招呼,你快去跟叔叔阿姨说一声!”


 


       孙哲平出离愤怒了。“你他妈没完了是不是,”他冷笑着起身,掳过张佳乐压到身下,“我告诉你,你看的那些老规矩叫家规,家规懂吗!你是我老子啊,还是我老婆啊?”


 


       说的什么混账话!孙哲平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不过依张佳乐的性子,大概会开嘲讽叫他一声乖儿子吧。他鼓着鼻腔,哼哧哼哧地跟张佳乐大眼瞪小眼,试图装神志不清把这茬糊弄过去。


 


       结果张佳乐愣了几秒,突然脸爆红地吼回去:“你他妈说谁是你老婆呢!”


 


       咦。


 


       哦。


 


       哦……


 


       孙哲平如遭雷劈,訇然中开,灵台清明,福至心灵。


 


       于是他轻轻笑了,“你呗。”


 


       于是,尽管过程繁复冗杂、心塞心累,最终,孙哲平还是如愿以偿的迎来了人生大和谐。


 


Fin.




附上2014北京高考作文题XDD


       北京过去有许多老规矩,“如出门回家都要跟长辈打招呼”、“吃菜不许满盘子乱挑”、“不许管闲事”、“笑不露齿 话不高声”、“站有站相 坐有坐相”、“作客时不许随便动主人家的东西”、“忠厚传世 勤俭持家”等,这些从小就被要求遵守的准则,点点滴滴,影响了一辈辈北京人。


   世易时移,这些老规矩渐渐被人们淡忘了。不久前,有网友陆续把一些老规矩重新整理出来贴到网上,引发了一片热议。


   老规矩被重新提起并受到关注,这种现象引发了你哪些思考?


        引发了我双花脑洞(。语文老师追来了我先遁(。

评论
热度(71)
  1. 且敛风翼又双叒叕 转载了此文字
    唔哇wwwwwww

© 且敛风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