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敛风翼

近期blz全家桶

《听说那个叫叶修的大神把我们联盟的选手都勾搭走了》试阅

k

将军百战死: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21834#;











止战  @将军百战死




《太阳城》 叶修X黄少天


 


叶修前日里在院子里捡到了一只野猫。


 


鸳鸯眼的小白猫不肯亲人,被按在怀里硬揉几下就会被咬伤,整日把自己蜷成毛茸茸的一团看起来温驯纯良却骨子戾气十足,像极了被他关在牢房里的那个人。


 


黄少天被关起来很久了,他已经忘了有多久。只能感觉到身上穿的这身军装已经开始难敌严寒了,明明刚进来的时候还需要脱掉外套来散热。


 


他被逮捕的那天阳光不错,对外战争中被誉为剑圣的年轻人手持利剑把叶修带来缉捕他的人马伤了十分三四,对面人多势众,他却还是一如往昔的嚣张恣肆。他在人群里喊着叶修来战,剑光带着寒芒直指向队伍末段骑着白马的年轻上校。


 


叶修欣然迎战,在还并肩迎战外敌的日子里他们经常这样切磋,只不过没有如此得声势浩大过罢了。叶修手中战矛轻点,挽了个花就冲着黄少天刺过去。黄少天身上早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带上了伤,面对被称为斗神的男人本身就是五五开的胜负此时被变得更小了一些,他们在众多人的围观下你来我往了半天,终究黄少天还是败下阵来。


 


黄少天没再负隅抵抗,他把惯用的佩剑扔在地上,举起双手向叶修走去。叶修示意手下人把他铐起来就又上了马,拨转马头先行离去。


 


 


《枫桥夜泊》 叶修X喻文州


 


时值暮春,喻文州穿着件单薄的长袍倚树而立,一树桃花落到了他的身上还浑然不知。叶修站在远处看了良久才被他发现,离老远朝叶修招手唤他过去。叶修笑了笑,走过去帮他择了身上的落花瓣,手里还拎着乌黑的长兵。


 


彼时喻文州刚刚辞官,从京城一路南下辗转着就到了苏杭。约好跟叶修在临安见面,却被楚云秀飞鸽传书告知叶修此时已经离了临安,正要去姑苏城。


 


喻文州索性就转道姑苏,托楚云秀带了个话就上了寒山寺借住。


 


叶修是前几日才到的,刚到那日就上过一次寒山寺来寻他。那是叶修双眼下带着黑,身上手上细小伤口无数,举步见都不若平时带着三分习武者的内力。叶修见了他,只是搂着他叫了声文州就没在多言。喻文州心下却已经明白了八分,不过他向来不说。都是聪明人自然懂得留二分余地,就像叶修也不会问他为何此时突然兴起辞官游江南。


 


 


《但使龙城飞将在》 叶修X邱非


 


“嘉世没有倒,”叶修说的坚定且温柔,“你也很棒,小斗神。”


 


邱非听了他的话在他怀里僵了半秒,叶修把他按在自己的颈窝里。十七岁的少年比叶修堪堪矮了一个头,此时的动作倒有些像缠着兄长撒娇的样子。邱非被他一声不响的按到怀里,半晌没动作。叶修伸手顺了顺他的头发,接着过了很久,叶修才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湿热了一片。


 


邱非哭了。


 


这个少年在面对媒体质疑的时候没哭过,带着嘉世第二年在挑战赛里沉沦的时候也丝毫没服过软,此刻却哭的呜咽出声。不知道是一手教会他荣耀的叶修让他太过安心,还是一句小斗神直直地打到了他的心里。


 


叶修任他哭了一会,才把他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邱非的眼眶还红红的,手却被叶修执着按上了自己的胸口。叶修叹了口气,才缓缓开口,“很抱歉邱非,说好的一叶之秋不能交给你了。但是,却邪它在这里啊。”叶修执着他的手按着他心口的动作坚定强硬的不容邱非挣扎,语气却是没人见过的温柔。


 


他们两个就着这个动作在冗长的通道里站了很久,安全出口的提示灯发着绿油油的光,通道里的窗户外面是杭州城夜里惯有的万家灯火。


 


 


《百年孤独》叶修X叶秋


 


叶秋仰面看他,一样的脸他的因为良好的作息看起来健康的多,皮肤也好的多。叶修看着他的脸有点出神,同卵双胞胎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他可以看着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做出许多自己做来并不生动的动作,就像此时的叶秋正皱眉,眉头攒在一起用手去揉都伸展不开。


 


他叫叶修,他叫叶秋。


 


同样都是十四画的两个名字连读音都格外相近,就像他们彼此缠绕的生命一样难舍难分。兄弟之前背德的情感谁也记不得谁先开的口,只记得第一次亲吻的时候是在夜幕下的硝烟里,叶修风尘仆仆的站在旷野上被叶秋迎面扑了个满怀,一模一样的身高让他们毫不费力的就能做到亲吻。分开的时候叶修还在顺着叶秋的脊背帮他缓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别怕,哥没事儿,哥回来了。”


 


叶修想起了这段回忆,突然格外的想亲吻叶秋。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叶秋比他湿润柔软许多的嘴唇被他含在嘴里慢慢厮磨着,一样的唇形被舌头来回舔弄着,他本就是最熟悉他的人,因为相差无几,所以每一个点都能拿捏的恰到好处。


 


叶秋并不抽烟,所以每次跟叶修亲吻的时候都能尝到双生哥哥嘴里苦涩的烟草味道,这种味道和亲吻混合的时候有点像火药,亦有点像花香。叶修不知道叶秋在亲吻时候的奇妙感觉,他只是喜欢叶秋嘴里柔软的感觉和接吻时明明很舒服却偏要皱着眉头的样子。


 


 


Neon Heart  @Neon Heart 




《Maze》 叶修X蓝河


 


他从小就很生活的很幸福,恩爱的父母,良好的教育和比同龄小朋友多一倍的零用钱。同时,蓝河从小就是个乖宝宝,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架,成绩名列全级前茅,可以说是全天下父母心中完美小孩的模板。


 


要说蓝家父母没想到的是,一向乖巧的蓝河大学毕业后并没有听从他们出国深造的提议。疑惑和无奈的同时,他们选择尊重孩子的意愿。蓝河说的很清楚:两年,就给他两年,他想用这两年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想看看离开父母的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当然,两年后他会回来听从父母的安排。


 


蓝河的积蓄不多,加上父母硬塞给自己的钱,和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一家花店。店面不大,装修蛮不错的,就是选址有点远,近郊,离公墓就两三公里。一方面离家较远,另一方面自己又不是出来玩的,蓝河拒绝了父母让他回家住的提议。


 


在这么荒郊野外的地方本就不指望能住上什么好房子,蓝河索性就在离花店不远的小区租了个单人间。房子里面灰蒙蒙的,又是背阴,一看就知道很久没人住了,虽然有些略微的不满,但一想到租房价格蓝河也就没多说什么。


 


首要任务是把房子收拾出来,说做就做,蓝河当即投入到了大扫除中。在擦桌子的时候,一张压在玻璃板下的照片吸引了蓝河的注意。照片有点泛黄,主角是一个青年,靠着桌子站着,嘴里叼着烟,有点死鱼眼,笑得很欠。照片下方有两个很漂亮的字“叶修”。


 


 


《Weekly lover》 叶修X张佳乐


 


和张佳乐在一起后叶修在想,如果当场张佳乐没有因为车祸被迫选了讨厌的课程,自己也没有为了期末考不挂科去学校找教授,两个人是否会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毫无交叉的笔直的前行?有时他甚至会自私的感谢那场车祸,感谢它能让自己在错误的时光遇上最好的他。


 


本想偷溜进来却被当场抓包,站在后排的叶修有些尴尬,感觉到左边有一道视线,他下意识的扭头回望,他也不知道,后来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出乎他意料的向狗血的方向急速发展。


 


挨完训后,叶修走去坐在了张佳乐后排,无聊的环顾四周,好像是刚才和自己对视的那小子?刚瞄了眼,好像叫张佳乐来着,他就记得好像长得蛮不错的的,叶修忍不住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耳垂,前排的张佳乐的身体猛地一抖,捂着耳朵红着脸,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太好玩了,叶修当即撕了张纸,刷刷刷的在上面写了“张佳乐交个朋友怎么样”递给张佳乐看。


 


张佳乐一看脸更红了,这这这这……这是求交往吗!这么开放真的好么!而叶修这种嬉皮笑脸的类型他向来应付不了,一想到里顿时一阵头痛,怎么快期末了还能遇上这种事。


 


张佳乐在班里没有朋友,准确的来说是不可能有朋友,上一周亲密的伙伴到了下一周就会变成陌生人,难过却也无可奈何,索性谁都不理睬,将自己孤立起来,这样谁都不会受伤了。


鉴于以上种种因素,叶修一开始就被张佳乐列在了不交往的范围内,虽然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把纸还给了叶修,说了声“不好意思”就转回身继续听课。


 


叶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笑了笑,这家伙好像还挺难追的啊,看来自己要下点苦功了。


 


 


《Dandelion》叶修X苏沐秋


 


好不容易熬到了聚餐完毕,果然有人提议去KTV,除了少数人不参加,大多数都选择留下来继续加深了解。叶修和苏沐秋便是不参加少数人。挥别了朋友,叶修发现苏沐秋跟在他后面。


 


“啧啧没想到苏沐秋你还有跟踪这癖好啊。”叶修一开口就特别欠打。“……我家也是这个方向,抱歉让你产生这种错觉啊。”苏沐秋毫不留情的反击回去。这下轮到叶修没话了,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正在努力的寻找话题。


 


“我说,你也喜欢男人吧。”……话题一上来就这么劲爆真的好么……叶修顿时有想要扶额的冲动。……等等……也?叶修回头望了望苏沐秋,“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同类的气息我分辨的出来。”苏沐秋像是知道他想问什么似的,张口说了这么一句。


 


叶修愣了愣,紧接着嘴比脑袋反应的快的脱口而出,“今天的夜色这么好,来一发?”话一出口,叶修绝望了,哦上天,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一世英名尽毁于此。这下换苏沐秋愣住了,看了看笼罩着天空的乌云,他的脸抽搐了一下“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看着叶修有点紧张的表情,终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好啊。”叶修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炮。


 




大〇〇  @大〇〇  




《微光城市》 叶修X肖时钦


 


肖时钦降落在十一区满覆灰尘的坚硬地面上,他的发动机里有个东西损坏了,就像小王子的主人公一样,他只有一个人,只能自己独立完成困难的维修工作。比那位飞行员幸运的是,他虽然没有带旅客,自己却就是一个机械师。于是他带着剩下的最后一壶水从驾驶舱里爬出来,拿着扳手和起子,还背了一把便携式的小板凳。


 


在满是尘霭的十一区看一看落日,也是一件挺惬意的事吧。


 


肖时钦打算像那位飞行员一样,晚上就睡在这片远离人间烟火的大荒漠上,睡在这片还未开垦的火山遗迹上。这种感觉比大海中伏在小木排上的遇难者还要孤独得多。


 


就好像飞行员遇到小王子一样,他在第二天的拂晓也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那个声音带着天然的嘲讽,肖时钦闭着眼睛都可以想象出那个人弯着嘴角说这些话的样子。


 


“喂,肖时钦,装尸体不要挡哥的路。”


 


肖时钦睁开眼睛,叶修就站在他的面前:“好久不见你就不认识哥啦?”


 


肖时钦一下子跳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回忆起了叶修的样子,但是叶修居然就站在他面前,他一时回不过神来,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叶修。叶修懒洋洋地跟他对视着,直到肖时钦被针扎了一样跳了起来:“叶修!”


 


叶修接住猛得撞进怀里的人,紧紧拥住他。


 


就好像飞行员遇见小王子,小王子遇见狐狸,狐狸遇见羊,羊遇见玫瑰花,他们互相交换彼此的气息,每一粒灰尘都闪着微光。


 


 


《鬼上床》 叶修X王杰希


 


今晚叶修说要给他讲个鬼故事。


 


不由得王杰希不同意,叶修用一条领带蒙住了他的眼睛,然后贴着他的耳朵讲了起来。基本上,在不涉及原则问题的情况下,王杰希都有些纵容叶修,所以他安静下来,听着叶修的声音灌进他的耳朵。


 


“你知道和鬼上床,是什么感觉么?”


 


叶修的声音轻轻松松的,好像在讲平时说的一些笑话。他说:“鬼啊,本来是没有实体的,能看见鬼的人,都有些特别的天赋,而能触碰到鬼的人,当然就更不得了了。”


 


王杰希的身子突然一颤,他感觉他的大腿上爬上了一只手。那只手在他大腿上游走,慢慢抚摸到大腿内侧,在那里揉搓搔刮着。王杰希夹紧了双腿,转过头在领带下瞪了叶修一眼:“你要讲故事就讲,别动手动脚的。”


 


叶修轻轻地笑了笑,很快,王杰希感觉他大腿上的手消失了,没等他呼一口气,一只温热的手掌便握住了他软绵绵的性器。


 


 


《Do you ever shine》 叶修X韩文清


 


韩文清一把把浴巾甩进浴缸里,关上浴缸的龙头,重新打开花洒,任由凌厉的水珠击打他的全身。


 


将近三十岁的男人,身材和思维都保持地恰到好处。他的肌肉并不太张扬,薄薄一层附在骨骼上,又足够具有气势。事实上,韩文清本身所具有的气势几乎成为了他在道上的代表,多数人提到B市霸图,便会联想到他不苟言笑的面容和极其严苛的行事作风。


 


这个男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在十年的家主生涯中,他几乎从未服过软,更是从未欠过别人情。这也几乎可以判定,如今的韩文清是多么得烦躁。


 


他欠了叶修的情。


 


偏偏是叶修。这个男人的资历几乎和韩文清一样老,但可恶程度绝对是韩文清的十倍。吊儿郎当,目中无人,满嘴跑火车,几乎所有韩文清厌恶的要素都在他身上集齐了,却很少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教科书,叶修。


 


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当家曾被他调教过,而几乎所有想要打败他的人都失败了。叶修就像道上的一个怪物,拉满仇恨但长久地屹立不倒。他和韩文清的仇怨可以追溯到十年前,具体是因为什么,韩文清甚至都想不起来了。但他们就像宿命的对手一样,只有对方还活着在这世上蹦哒,就势必要打败对方,绝没有妥协的可能。


 


而如今叶修救了他。


 






桑梓千舟  @桑梓千舟  




《成王败寇》 叶修X周泽楷


 


这本该是自己能带他们走向的辉煌,是答应了队友答应了叶修的。他不是没有尝到过失败的滋味,这一次带了点放手一搏的意味,又是和叶修有赌约在前,就输的更无奈了。


 


更何况……和叶修前辈是立了赌约用胜负分上下的。


 


周泽楷按亮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心跳突然漏跳一拍。




他并不是有多在意上下但是一想到这是他和叶修确立关系以来的第一次,又是有赌约在的前提下,自己的战队还输掉了总决赛,周泽楷心里就是一阵杂乱。


 


扭头看了看江波涛,对方显然也是在强撑着笑,他比谁都清楚江波涛心里的自责。


 


谁不是呢?要是最后自己能再多撑上几秒钟,大概都能赢下这场兴欣只有一人的团队赛吧。


 


但是那个人,是叶修啊。


 


周泽楷下意识的去看孙翔,握紧了账号卡赌着气要赢叶修的孙翔。


 


周泽楷知道,那个男人一直都是唯一的斗神。


 


他知道叶修是他可能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但是还是想站在山下遥远的看着,叶修就是这么那么耀眼。


 


对他来讲。


 


 


《毕方》 叶修X方锐


 


叶上卿来的这两天根本闲不下来,每日也不见抽查案底均账,只是让方郡守带着在秦淮河边“体察民情”。


 


方锐心里也是急得很,眼见这天劫的日期愈发逼近,这叶上卿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倒是自己即将历天劫的预兆越来越明显了。


 


他到底还是觉得自己城府不够叶修深,绞尽脑汁也没琢磨出这叶上卿来回折腾他出游到底有什么目的,而且时刻不让自己离了他视线。


 


转眼就到七夕,秦淮河上灯火通明,大户人家的小姐和歌舞伎们在河边放了很多的花笺,笺上都写着如意郎君的名字。叶修久居京都也不常见这样的习俗,拉着方锐就要同行。


 


“叶上卿没有心上人放花笺是不会准的。”方锐提着灯立在船头挪掖叶修,也没给他多少好脸色。


 


叶修也不恼,放了花笺回过身拍拍衣袖竖起食指立在嘴前“方郡守怎么知道本官没有心上人?莫不是方郡守调查本官?”


 


这一下给方锐堵得说不上来话,半晌只是答了一句“下官不敢。”


 




华翛  @泛月朝华飞鸢翛。 


 


《末路穷途》 叶修X莫凡


 


   出现在莫凡的视野内的叶修是极为显眼的。他不紧不慢地经过这座弃楼的时候嘴里还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事实上他的衣着外貌都并不多么出众,但莫凡委实对他的身影太过熟悉,且叶修扛在肩上的那把硕大的伞实在是比他的人更为引人注目。


    


八枚疾风手里剑破空而至,带着轻微的弧度指向叶修身廓各方向,另外八枚紧随其后直指正面要害。看到八个莫凡的身影自楼顶一跃而下,叶修并未看起来十分诧异。他甩开机枪接连向八个影分身扫射的同时矮身向斜前方一个滑铲。虚影实刃交错,并非所有手里剑都能造成伤害,于是他选择了并不重要的一个方向,穿过了手里剑的虚影。


    


影分身只剩七个,蓦然莫凡自地面破土而出,忍刀反握。然叶修早已跃起,机枪下指倾泻剩余的弹药,又接上精准的踏射。莫凡团身翻滚试图远离叶修,在他弧光闪重新贴身的同时施展了影分身术,距离瞬间又拉开,在叶修三段斩靠近的时候完成了一个更繁琐的结印。


   


 忍法·空蝉双杀。


    


完美的时间差,恰好卡在三段斩最后一步方向已定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叶修主动撞上了莫凡挥出的两道刀光。


    


“有长进嘛!”叶修挥舞着变形的千机伞,仿若赞叹地啧了一声,脸上带着让莫凡觉得不适的笑。


   


 莫凡不语,收招后躲过叶修提着剑的拔刀斩,径直跃起雀落,忍刀刀锋流转寒芒自上方向下斩,叶修先是抬手格挡卸力又一个翻滚,手雷无声地滚出去,他起身一个膝袭将莫凡向前顶开。


   


 手里剑戳爆了手雷,莫凡接连向后翻滚的同时丢下一把忍具·撒菱。忍刀重新扎上了开始破败的楼墙,他有些后悔放弃了居高临下的位置,于是打算再次攀爬上去。强大的惯性让叶修止不住向前的势头,他索性撑开千机伞变为机械旋翼,上升到至高点的时候一个冲锋,立刻接上了影分身术的结印,落点选在了屋顶上的莫凡的身后,避过了他的樱杀碎月。


    


僵直弹送进了莫凡的身体,叶修悠闲地收起伞,抬腿踹在莫凡的后膝窝。向前栽倒的过程中莫凡狠狠地咬着牙,眼神怒极,但他甚至不能抬起手臂支撑一下身体。而在正面贴上满是灰土的屋顶之前叶修飞快地伸出手臂拽住了他的衣服把他拎起来,然后从身后抱住了他。


   


 莫凡愣了。


   


 于是叶修顺势缴了他的忍刀,握住它极轻缓地,自他的后颈沿着脊梁向下,划破了他的上衣。紧接着避过莫凡回身的肘击挟住他的双臂。


 


“别动。”叶修贴在莫凡耳畔轻声说,“不要动,那么我今后不会再打扰你。”






《雨兮攀杏》 叶修X苏沐橙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叶修依稀记得,十年前苏沐秋撑开雨伞拉低套头衫的帽檐,苏沐橙看着他的身影冲进那场来势汹汹的夏雨,直到那身影消失在雨雾中。面颊稚嫩的女孩试探地戳了戳杯面的纸杯,指尖被烫得飞快地收回来嘶声抽气。那时候他们的生活虽然艰难但是快乐美满,如果没有那场随之而来的弥天大难。


 


救护车刺耳的鸣笛声刺破了喧嚣的雨音,有附近与他们相识的居民急忙赶来报讯的时候苏沐橙还捧着稍稍凉下来的杯面用叉子挑着吃。噩耗入耳的一瞬间纸筒倾翻在地,麦色的面条和滚烫的开水四处倾泼漫延。苏沐秋拿走了他们唯一的伞,叶修把他的外衣罩在苏沐橙头上,拉着她混入了蒙蒙的雨雾。


 


或许是从苏沐秋在那个清晨提起伞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开启了一条与预设的未来截然不同的道路,而其中一人将再也看不到他们会拥有怎样的未来。


 


叶修看着那条短信,慢慢地挪动手指打下一个好字。他答应过苏沐秋要好好照顾苏沐橙,即使她认为并不需要,但是他也一定会一直这样做下去。或许不仅是出于苏沐秋最后的嘱托,也是他自己的私心。


    


想要,与她一直相伴。


 


  


遥远的南方,苏沐橙收到那条回复。黑暗中的她终于绽放出一个笑容。她太累了,长久以来的精神紧绷以及过度忙碌令她连休息都无法放下这些事。而在这时候大约终于感到轻松,竟伏在电脑前合上眼睛睡着了。


 


还紧紧握着手机。


 


 


萧鼓喧




《缚》 叶修X君莫笑


 


君莫笑带着叶修逃离工作人员的救援已有三天。君莫笑是账号卡,并没有饥饿感一说,而叶修却也不会被这样活活饿死。荣耀的新系统是高仿真系统,食物的数据对于人类来说完全可以提供人所需的营养。生存比赛中就有人因忽略了饥饿而出局。


 


两人现在位于荒野小镇地图的一个两层小楼。君莫笑从窗口看见工作人员在二人刚停留的地方穿梭着。定位,这是每一个账号卡都逃不过的命运。君莫笑到是希望荣耀的定位是像电影中那样将什么东西注入人体之中,这样他自己到是可以咬咬牙用千机伞将它取出后再没事一般的放个治愈术,这样想着君莫笑拿着千机伞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一些。不再关注那些寻找着他们的工作人员,君莫笑从背包里取出收集来的食物,背对着窗户走向叶修,叶修被君莫笑绑在了阁楼的一个精致的石椅上,可以看出荣耀对任何细节都如此上心。叶修的双眼被黑色布条绑好,口中也同样绑上了衣服上的布料。双手和双脚也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绳索分别固定在了椅子的把手和腿上。君莫笑将手中的千机伞挂回背后,空闲出来的右手扯下了叶修嘴中的布条,黑色的布条被随手扔在了地上。左手中的食物被送入君莫笑的口中咀嚼,细细的嚼了不知多少下,身子向前探去,附上了叶修发干的嘴唇。唇齿交错,细碎的食物被送入叶修的口中,少量的食物随着双唇之间的缝隙滑下,叶修干裂的嘴唇在二人的亲吻中被滋润。


 


“主人,我们来做吧。”


 


 


阿檀




《无题》 叶修X孙翔


 


孙翔享受着嘉世赛季后的惯例假期,戴着副大墨镜蔑视着脑袋上光辉照耀大地的太阳。夏天特有的无孔不入型闷热在孙翔鲜艳的大红口罩里兴风作浪,加快了脚步想尽快摆脱烦人的热流。


 


兴欣网吧和嘉世俱乐部,一条街的距离也没几步路,很快就到了兴欣网吧的门口。推开门一瞬间被迎面涌来的烟雾给呛了一下,但也很快适应了,到底都是少年时天天混网吧的主,这点二手烟真心算不了什么。孙翔抬眼瞅了下旁边的网吧小妹准备登个记上机,结果刚一侧脸就听见叶修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哟,来啦?”


 


孙翔看过去,叶修在两排机后边,手上夹着根烟冲他笑了一下。随手就关了电脑朝着他走过来,关机拔卡一连串动作娴熟的行云流水,不知道是在这十年里重复过多少回,孙翔冲小妹摆了摆手示意她自己不登记了,站在原地等着叶修走过来。


 


叶修穿着实在没什么特色也没什么好看的,标准的电竞宅男套。孙翔这边其实也没好到哪去,他还没傻到明目张胆的穿着嘉世的队服往网吧跑,要真这么干了那他估计今天都出不去兴欣的门了。叶修走过来领着人说着往里接待,陈果坐在一边儿还有点不满的看着孙翔。


 


标志性的嘉世黑专用眼神。








====================================




刊名:《听说那个叫叶修的大神把我们联盟的选手都勾搭走了》


 


原作:《全职高手》蝴蝶蓝


 


性质:叶修中心女性向18R同人合志


 


字数:6w↑↓


 


首发:CP14 DAY2


 


主催:华翛


 


封面:猫咪缭乱


 


排版:阿矾


 


文手:止战/Neon Heart/大〇〇/桑梓千舟/华翛/萧鼓喧/阿檀


 


CP:叶黄/叶喻/叶邱/双叶/叶蓝/叶乐/修伞/叶肖/叶王/叶韩/叶周/叶方/叶莫/叶橙/叶君/叶翔


 




魔都COMICUP14,DAY2,摊位Q14,Q15欢迎莅临


 


西湖物业安利部出品





评论
热度(186)

© 且敛风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