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敛风翼

近期blz全家桶

【Teldrassil】群星陨落之诗(三千字一发完,悼亡泰达希尔)

😢泰达希尔是童年宝贵的回忆……好难过啊

奶糖96:

作为一名ne牧师我是真的觉得非常的绝望,一个故乡,一个给我带来第一次进入游戏的感动的地方。从此之后我们将无处可回。


寒冰之聲:



【食用说明】




看了8.0剧透,得知泰达希尔要烧了,并且可能卡林多以后都全归部落,感觉一阵心慌心悸。曾经在泰达希尔四处爬山,有很多只属于自己的小故事,现在感觉心一片荒芜,怕是要死了。




希望正式上线不要这么瞎搞。我的心已经破碎了无数次了。




不要让我们再失去什么了。我爱的是我们的魔兽世界,不要毁灭它啊。








群星陨落之诗。




















<<




她去过很多地方。在她刚满16岁的时候,她就曾经一个人带着根橡木杖溜到了冬泉谷。她低估了卡林多极北之地的寒冷,只披了件单薄的鹿皮斗篷。受魔法影响而变得无比细腻的雪粒填满了斗篷和皮靴上的每一道细小的肌理,冻得她哪怕在满月的银辉下都感受不到女神的照拂,只能神志不清、脚步迟缓地往前挪。永冻的湖泊在月光下发出朦胧的雾白,晃人眼睛的同时让她总觉得看见了凯斯利尔古城遗迹深处徘徊不散的先民的孤魂。




那时她头一次产生了强烈的想要回家的冲动。回到她出生的地方。








<<




腰部炙热的痛感让她眼前一白。等到那阵急促的眩晕过去了,她才能抬起手伸向痛源。果不其然,她抹了一手鲜红。




她的姐妹,牧师辛尔芬慌忙把什么东西盖在了她的伤口上,又急急忙忙转向了另一边。她无奈地呻⊥吟了一声,随手把血迹抹在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德鲁伊长袍上。




船——她和辛尔芬,还有其他受伤的哨兵队长坐的船——猛烈地颠簸了一下。海水溅到她手臂上。




一定是部落的炸弹又爆炸了。




她迷迷糊糊地想着,但也不能确定。在一天前,一颗火炮砸在她不远处,从那时起她的耳朵就像是塞了两团棉花,再响的声音都被过滤成嘶嘶的低声嗡鸣,就算辛尔芬在她耳畔说话也一样。真是白长了这么长的耳朵。她也坐不起来,只能横在船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其他伤员都挤在旁边。




她丢了一条腿。她是猛禽德鲁伊,在她还是猫头鹰形态时,一只座狼凌空跃起,将她的一只爪子撕了下来。她甚至来不及为自己放出治愈术,就摔在地上,被同伴带离了战场。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是觉得,相比于现在浓烟滚滚的湿热的海面,还是冬泉谷好一些。








<<




说来奇怪,冬泉谷的雪未免太多了些。




与冬泉谷一山之隔的西边,是月光林地。她在学成德鲁伊之道前一直留在那里。那个地方跟日后她偷偷跑去探险的安戈洛环形山有点像,巨树遮天蔽日,只有些许日光能够渗落。但是晚上就不一样了,缠绵的月光像是雨水滑过叶片,滴落在月神湖中,整个湖面都荡漾起冰蓝的微光。永夜港亮着小灯,德鲁伊们在那里进入翡翠梦境。在那里入梦,会在梦境的门廊闻到紫莲花的芬芳。




她也去过费伍德森林和黑海岸。那里燃烧军团的破坏太严重了,但还是依稀可见曾经的精灵遗迹。每当她看到那里,还有艾萨拉——万年前的王都——的遗迹的时候,她心里总是有些奇怪的感觉。她一度对一万年前强盛的精灵帝国有着向往之情,也曾借探访梦境异动的机会到菲拉斯去。那里有曾经夜精灵的魔法之都,埃德萨拉斯。她年轻,到现在也不过只有几百岁的年纪,无从得知古籍中富庶繁华的文明之城到底是什么样的。她所能见到的只有如今的厄运之槌。她想象过,曾经的埃德萨拉斯应该和它的古钱币一样精致,有世界上最漂亮的白色大理石的穹殿和山花——他们可是夜精灵,绝不会在建筑上含糊。




但是现在这么漂亮的地方不多了。凄凉之地有萨格隆的废墟,可也只是废墟而已。夜精灵们住的大多数还是有翘起的飞檐的木质房屋。珊蒂斯将军的营地就是在菲拉斯的海边巨树之下。梣谷的营地建在密林之中。穿过青绿和紫红的藤蔓望过去,能够看见漂亮的屋顶。屋顶的紫色来源于皇血草的花瓣。她还知道如果年久失修那么那种紫色会褪成黯淡的棕褐,就像在希利苏斯那样。当她还是个学徒的时候被委派到塞纳里奥营地,越过尘沙能够看到破败的南风村。天幕坠落的远方巨型虫巢发出低低的轰鸣,是甲虫的翻越和杀人蜂的振翅。南风村的断壁残垣在沙漠中摇摇欲坠,苍白的日光穿过云层照下来,无声地诉说着流沙之战的惨烈。




但希利苏斯的夜晚星辰是那么明亮。在不刮沙尘暴的天气,能够看到万里无云的晴朗夜空,银河横亘。卡林多的夜晚总是那么璀璨的。这块大陆的名字就是“群星之地”的意思,几万年前夜精灵的先祖就为它冠名。她在二十六岁那年如愿进入海加尔山,变成猫头鹰飞到诺达希尔的树冠之上。抬头仰望,星辰便将她拥个满怀。诺达希尔,是他们的“苍穹之冠”。




她喜欢这种被星辰簇拥的感觉。从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从她还在故乡的时候就是这样。








<<




又有一颗火炮落在海面上,这次掀起的浪花将整个小船都高高抛起,落下的瞬间辛尔芬努力抓稳了她的担架,没让她摔下去。可一只不知从哪里射来的箭刺中了一个哨兵队长的肩膀,那个女夜精灵翻下了船,转瞬被巨浪吞没。




她看见辛尔芬终于愤怒地朝着远方大吼起来,虽然完全没有任何用处。小船还是颠簸着在海面上飘零。




她蓄足力气,终于抖着胳膊把自己撑了起来趴在船舷上。








<<




她出生在多兰纳尔,在三岁的时候被送到幽影谷学习。




幽影谷有一棵小型的世界之树,叫做奥达希尔。在微风和煦的夜晚,她会爬到奥达希尔的树冠,向四方眺望。奥达希尔很高,她小时候觉得那是世界上最高的树了,爬上它就能够俯瞰整个幽影谷。她看到紫色屋顶的房屋,看到潺潺的山泉,看到葱郁的林地,绝佳的夜视力甚至能让她看清远方山脊上的蜘蛛洞穴。可一旦她爬上树冠就也同时意识到,原来奥达希尔并不是世界上最高的树。幽影谷外有更加绵延的树林,每一棵巨树都比奥达希尔高上不少。青绿色和紫红色的藤蔓缠绕着仿佛是要绊住每一只萤火虫的脚步,夜风轻扬,吹得她的银发蹭过脸颊。




那萤火摇晃着却又不飞散,只是远远亮着。她的夜视力仿佛在那一刻失了灵,只能眺望着远处的光斑。它们仿佛是一个个遥远的梦想,让她下意识屏住呼吸。




后来她才知道,那不是萤火。




那是她们夜精灵的国都,达纳苏斯。




他们的国都气势恢宏,有着跨越清河的蜿蜒长桥和优美的亭台。他们有美丽的月神殿,洁白的大理石上常青藤盘错,勾勒着细腻的雕刻。神殿花园有一棵树,树上点满了灯——紫红的灯,莹白的灯,在无限的长夜中缤纷闪烁,与星斗一争光华。水源从隐秘的地方被召唤出来,形成源源不竭的江河,他们奔涌着,在奇异的光芒的照耀下,奔向西方的山崖。在那里,绵延的森林终于有了尽头,开阔的苍紫天穹之下,河水奔涌带着天上的星星一同掉下去。




是的,盛着星星掉下去。




他们身居大地之上,却又被群星环绕。




那里是诺达希尔的姊妹,他们用虔诚的爱无限珍惜的世界之树,泰达希尔。




大地之冠。








<<




火光映亮了西北方的天空。




她趴在船舷上,呆呆地望向那里。擎天的巨树此刻正在熊熊燃烧。火焰从泰达希尔根部燃起,炙烈的火光蹿进树干,从芯烧出一个又一个斑驳的缺口。碳化的树皮与树干剥落下来,砸进迷雾之海,掀起的层层巨浪将部落和联盟的船只都往后推了不少。树顶瀑布已经完全蒸干了,只有浓烟从树冠升起。




整个迷雾之海,此刻都被那种耀眼的赤色笼罩,仿佛迎来了黎明。哪怕现在正是午夜时分。




她嘴唇发干,因为失血而浑身颤抖。




她去过很多地方。她去过东部王国,去过北裂境,去过潘达利亚。她探寻过深海和地心,也飞向天空之城。她去过破碎的海岸,也去过其他的星球。她见过诸王战死,列国覆灭。




她漂泊在外,已经很久没有回过故土。




如今何处是故土?




从死亡之翼毁掉奥伯丁的当日她就应该想到的,她的故乡,雄伟的泰达希尔,总有一天也可能像沃达希尔或夏达希尔一样,在时光的边线上垂死挣扎。可是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被摧毁。泰达希尔还是那么年轻,四季更迭它会一直长出新芽,她还记得泉水淙淙流过她的脚踝,她用宁神花和雨燕草编成花冠戴在头顶,可以躺在达纳苏斯西边悬崖上的石头上看星轨的迁移。辛尔芬在月神殿供职,她们有时候可以偷偷把供奉先祖用的年糕偷出来,那年糕用上好的米粉做成,又甜又糯。她还没回多兰纳尔。她还从没在自己出生的村庄度过任何一个贵族花园节。




菲拉斯失守。




石爪山脉失守。




梣谷失守。




黑海岸失守。




月光林地失守。




泰达希尔,失守。




这一切都太荒谬了。泰达希尔可以倒在恩佐斯的腐化之下,但怎么可以被部落的火炮烧掉?连死亡之翼都没让它受到伤害,他们骄傲的月光之城,他们伟大的大地之冠,何以覆灭!?




她挣扎着想再直起身子,腿上的伤口让她一阵剧痛几乎跌进海里。辛尔芬搀扶着她让她坐好,她拼命挣开,闪着银光的眼中只剩离她们愈发遥远的达纳苏斯。




她曾经从下方仰望过它。在奥伯丁港口刚落成的时候,她站在码头。港口有温柔的海风。她在黎明的时候看向泰达希尔,翡翠与淡紫色的海天之间,泰达希尔被雾气蒙上面纱。只有它大理石的冠冕,达纳苏斯,还闪着柔和的光亮。




角鹰兽的翠羽轻飘飘落下,一切都比梦境还要轻柔。




她的听觉突然恢复了。远处传来隆隆的巨响,是火炮又击中了泰达希尔的树干。巨树从核心处传来爆燃的响声,发出最后一声吱呀,然后从中部猛然断裂。它庞大而沉重的树冠摇晃着倾斜,然后在部落紧追不舍的炮击之下慢慢折断,向下坠落,坠落。




达纳苏斯已经烧成一片火海。




她看着大地之冠撕裂。树冠在空中四分五裂,然后终于完全坍圮下去。




层层叠叠的巨浪从它的残躯如海的瞬间涌起。








<<




火光被漆黑的海水覆盖,让天空有一个瞬间真正变回夜晚的样子。




在火焰再次亮起来之前,她看见重叠的海浪翻涌着,不知怎么泛起了隐秘的翡翠色和深紫色。




在黑暗的时候天空亮起来。原来卡林多的夜空今晚依旧璀璨。白夫人高悬中天,辽阔的海面上方悬挂着无边的银河,每一颗星辰都像是要燃烧着赴死般,发出最夺目的银色的光亮。




星辰啊。




星辰啊,这些照耀了卡林多大陆亿万年的使者,它们是否也感受到了人世的无常与荒诞?




它们是否也痛心于世界之树的凋萎?




它们是否知道命运运行的轨迹,所以才会如此眷顾卡林多饱经风霜的土地,让无数个帝国覆灭的时候,都会有挽歌轻轻唱起?




星星来送葬了。




所有的银辉都尽数倾倒在迷雾之海上,随着海浪被撕成碎片,和毁灭的大地之冠一起被卷进深海。




万物悼亡。




群星陨落。




泰达希尔今日沦陷。
















END






评论(1)
热度(35)
  1. 且敛风翼奶糖96 转载了此文字
    😢泰达希尔是童年宝贵的回忆……好难过啊
  2. 奶糖96寒冰之聲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一名ne牧师我是真的觉得非常的绝望,一个故乡,一个给我带来第一次进入游戏的感动的地方。从此之后我...

© 且敛风翼 | Powered by LOFTER